• 陳光祖:汽車的“芯病”·汽車的心病
    發表時間: 2018-05-08來源:

     反思“中興芯片之殤”。中興事件給我們汽車芯片也再度敲起警鐘,汽車的“芯病”將成為汽車強國夢的心病。在新時代,我們再也不能因為汽車芯片之艱難,而步步退卻,要下鐵一般的決心,改變汽車缺芯的短板,打破依賴進口的窘境,實實在在,一步一個腳印的向前走,把汽車芯片搞上去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必須指出,汽車芯片是汽車產業發展的一個基石。

    汽車芯片按照摩爾定律的測算,一代代的創新換代,實現了難以想象的跨越式發展?,F在汽車芯片的學名叫微處理器MCU ,也叫單片機,以此構成汽車現代化、智能化、網絡化的高端和特殊功能的電控單元結構系統ECU。

    當代的各種形式汽車都離不開不斷升級的MCU,一輛豪華轎車可能裝近200個MCU。近年,在MCU上,已應用嵌入式處理,把MCU提升到更具個性化,更高級,高度集成和固化應用的水平,具有人腦的功能。被稱為是神經元的芯片,幾乎一個MCU就具有一部高級計算機的全工況性能n,這種MCU叫SOC。

    說起汽車芯片,聯想起不少鄉愁。

    早在2000年中科院著名院士王大珩和楊嘉墀等31位院士,上書國務院,提出“發展我國汽車電子信息產業,搶占世界汽車計算平臺制高點的建議”。得到了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的高度重視和重要批示。于是在王大珩的安排下,開展一系列汽車芯片、硬軟件工程平臺活動,并且組織汽車界相關人士參加,我也被叫加入活動系列中,開了10多次專業會議,一致認為:“汽車產業作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,如果不把以芯片為代表的信息化核心技術搞上去,汽車產業就會處于被空心化風險,汽車產業革命性的變革就會處于停滯落后和被動的發展格局。”

    于是把汽車芯片工作交給當時電子工業部一個研究院負責,但由于資金、人才缺乏,關鍵是行業的隔離圍墻關系,無法進行產業化的研發工作。一年多后這個汽車產業十分重視的戰略性項目,終于告吹了。

    2011年,王大珩院士去世,我為科技日報寫篇文章,為了汽車芯片沒能實現的沉重記憶,“為了王大珩院士為了的心愿”,做留念。

    2013年,倪光南院士給黨中央建議:“基于共享軟件架構,開發發展中國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統和芯片。”他強調:“我們一定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CPU,我們還得有SOC的能力,這樣我們電子產業才有可能具備擴大的集成功能。”當時的科技部部長徐冠華說:“中國信息產業缺芯少魂。”芯是芯片,混則是操作系統。

    總之,芯片已經成為這些大佬夢寐以求的寶。都想做到手上緊握著棒,一棒又一棒的打下去,打出大家心中想要的芯片。

    為此,我們有個建議,能不能成立一個高端、專業化、高質量,更重要的是具有高執行力的“汽車芯片智庫”。一定要有為實現汽車芯片頂層設計滿蓄能量,添加動力,加后勁,蹄疾步穩,見成效才能解決汽車芯片二十多年未克的疑難問題。


    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    女同亚洲一区二区无线码_国产日本精品在线观看_国产在线自揄拍揄视频网站_久久精品视频网